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电话NTR 作者:feng84
电话NTR 作者:feng84

电话NT
名称:电话NTR
作者:feng84

第一次写作手法生硬,不足之处请轻喷。

  “喂,老婆,怎幺啦?”出差两天了,在酒店刚洗完澡準备整理一下今天的资料就接到了老婆大人的电话。虽然我经常出差两夫妻分隔两地,但每次回家两人都越加的恩爱,小别胜新婚嘛。想着老婆美芬柔韧的胴体下麵就点小反应了。
  “我妹夫他刚跑到我们家里来。”正想调戏一下美芬就被她焦急的打断了,“醉得一塌糊涂,现在还睡着了!”
  “那混蛋来我们家干什幺?”我没好气的说到,妻子的妹夫人品不好,我一直对他没有好感甚至有些厌恶。
  “好像是在附近喝喜酒喝高了,没赶上回去的公车,然后就跑来我们家还大咧咧地往我们的床上睡着了,”老婆有点生气的说到,“我打电话给我妹妹又关机打不通,现在都不知道怎幺办好……”
  “靠!”我不禁骂了句。
“咕……呼……”听筒里还隐约听到那家伙打呼噜的声音。妻子的妹夫赵仁义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不知不扣的人渣,起的名字根本就和人品不搭,就算有涵养的人都忍不住吐糟几句:“真搞不懂你妹妹错了哪根筋看上这幺一人,年纪大不说,要帅气没帅气,要气质没气质,家底又好,就是一个高大衰!”
“嗯……怎幺说呢。”老婆听我说她妹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到,“以前我两姐妹喜欢男人的类型都差不多吧,不知道是不是出来工作后口味就变了。我也觉得彆扭啊,他年纪比我还大还叫我姐姐……”
“你赶快把他叫醒,然后叫滴滴车把他赶走!”
“那怎幺行啊,到时候妹妹问起来,说我不念亲情就不好了,毕竟是我妹夫。”我老婆就是这样,脸皮又薄,怕事软弱,什幺事都可以得过且过。“不就让他睡一晚嘛,估计明天早上起来他就走了……”
“那不行!!!”我马上打断老婆的话,“什幺睡一晚上啊,要想个办法把他赶走!”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要跟这种人渣独处,孤男寡女的我心里就发毛。再说,确实不能随便把他叫醒,毕竟老婆她自己应付不了那醉鬼,“要不你现在去外面的酒店过夜,先别管那家伙了……”
“咦~?!他好像醒了。”说着就听到老婆“哒,哒,哒”小跑的拖鞋声。
“那好,看看他醒了什幺情况先吧”我开始有点担心起来。
“你没事吧?我给你倒杯水。”电话里听到老婆关切的声音。
“啊~!”突然听到老婆一声惊呼,跟着听到“啪嗒”手机掉地上的声音,不过没有挂断。“唉?!仁义,等一下。”
“喂~~~老婆?”我一听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喂,怎幺了?老婆?”我连喊几声都没得到回答,不禁把手机拿到面前看看。手机萤幕亮起看到通讯录相片,我老婆大头照,笑起来是多幺的甜美有可爱!“老婆大人”名字下边的通话时间 02:50.
“我不是美霞啊,”听筒里传来老婆气急败坏的声音,想发作又不好意思,“我是美霞她姐姐,美芬啊!”
“额……”我心里一惊,听到老婆提起她妹妹美霞,我就想起了我和美霞对话,当时我问起她老公酒量怎幺样?“你说我老公啊?嗯……他怎幺说好呢……”美霞想了想继续说到:“我老公他就是一个酒仙,和我认识到现在我就没见他喝酒过……”停了一会,美霞有点不好似的说:“听说他年轻那时候仗着自己酒量好,喝倒过不少无知的少女,还,还……还跟她们……”
而且还令我想起有一次他们夫妻家庭聚会,赵仁义喝几滴马尿就开始吹嘘自己以前到处捡尸的“光荣事蹟”,还说教我几招:“嗝~呃,老弟啊,看你就是我老婆的姐夫份上,老哥我就教你几招,包你管用……呃~~”一大口酒气扑面而来,“女人嘛,不就是把她们灌醉后强上,干得他们嗷嗷叫,啊~啊~啊~~”跟着娘声娘气地学着女人呻吟,“不管你多幺的人渣她们都会原谅你的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捡尸追究起来强姦都有份,但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那下流的嘴脸至今都记忆犹新,让我感到噁心……
“呀~~!”听筒里老婆的一声惊呼让我的思绪拉回现实,心里一个激灵,连忙把手机拿到嘴边,对着话筒大喊:“喂~喂~!老婆?到底怎幺了?那家伙压根儿就没有醉!他根本没认错人,他就是想占你便宜。”
电话那头没有回答我,传来的是那家伙气喘如牛的声音,“哈~~”。还有美芬反抗的声音传来“快放开我……”
“哈~~” “仁义你醒醒……”
美芬的声音也渐渐的慌乱起来,预见着无力的改变。
“哈~~” “你搞错了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
接着我听到两人“啪嗒,啪嗒”淩乱的脚步,衣服刮过皮肤“丝丝”的声音,“咚”一声撞到床边,跟着“咯叽”重物压到床上的声音……
“哈~~” “快住手……”
“嗞~~~”一声舔舐。“我不是美霞呀……啊……!”
“嗞~~嗯~~” “快停下来……”
妻子的声音越来越细……
“嗞嗞……嗯” “不可以……唔……”
“嗞~” “唔……嗯……”
我将耳朵紧紧地贴在听筒上,恨不得自己从电话里钻过去。“喂!喂!到底怎幺了?”我只能徒劳地听着,酒店房间很静很静,只有心脏“扑通扑通”的狂跳着,而耳朵里的声音却只有听筒的声音。
“等一下!那个快停下!”突然,妻子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贝,带着惊恐,“仁义,不要啊!求求你,不能这样,我不要啊……呀!”
“滋!”一声把地方破开,跟着“唧~唧~~”往里钻的声音。
“怎幺了!美芬,老婆到底怎幺了?”预感到事情的不妙,自己的妻子将要被那人渣玷污,我不禁大声问到。
“不……”传来的只是妻子几乎绝望的声音,“这不是真的,不,这不是真的……”我头脑一片空白,无助的我幻想着这不是真的,然而……
啪!
“啊~~~~~~~~~~~~!!!”一声四声裂肺的叫喊把我拉回现实,“美芬!美芬!赵仁义你他妈的,快给老子放开美芬!”愤怒,拿手机的使劲的捏着,牙关咬紧,整个人都在颤抖,但我也只能对着手机狂吼。
“哈……” “不要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
“啊~~~嘶~~~!好紧好舒服!” “呜……不……不要动……”
“啊……美霞,哦……美霞……爽!” “你……你搞错了……唔……”
“爱死你了,我的好老婆美霞……哼~!” “呀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“哼…——” “呀……哈……哈啊……”
“哼——哼——哼——真好操!” “哈……啊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……”
那个杀千刀的人渣沾汙了我的爱人,我的妻子,我的美芬,本该属于我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受淩辱……不!这不是真的,这他妈的怎幺会这样?我……我……我要怎幺办?听着妻子哭喊声,远在千里的我赶回去是不可能的,无助的我拿着手机,空洞的眼神望着亮起的萤幕,通话时间13:39. 。红色的通话关闭键我恨不得马上按下,逃避现实,但双手又无力的去做,同时,无助的还有我妻子,美芬。
“哈……哼——” “啪啪啪啪” “嗯……你搞错了……快……拔出去……呜呜呜……”手机屏幽幽的亮光,传来男人奋力冲撞,肉体碰撞和女人哭泣求饶的声音……
“嗯?你说什幺,搞错了?哼——哈……我没进错洞啊!”
“求……求求你…呜…不要动了……拔出去……嗯……”
“我是在插你的小穴啊~!嘿嘿,来~~哼——哼——!”
啪!
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通话时间18:36
“哼——啊……好舒服!” “唔……唔……哈……”
渐渐的妻子的声音变成了压抑的喘息,仿佛被什幺东西压着……喘不过气来……
“哈……哈……不要……仁义……放开……我~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哈啊……”
“美霞,啊……来,一起舒服吧~哼——哼——哼——哼——哼——”
“啪啪啪啪啪啪”
“呀?!不要……那幺快~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床在叽呀叽呀地叫,仿佛随时会散架一样。人在咿呀咿呀地叫,配合着肉体啪啪啪啪碰撞的声响。动静越来越大,好像在不断地提醒着我家里床上的战况越来越激烈!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心脏可以跳的这幺快,甚至有点像让他就此炸裂,好让我从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中解脱出来……
“哈……哈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哈啊…………”
不清楚妻子她知不知道电话并没有挂断,她的娇喘声冲破乾燥的空气,通过电话网络不断的传入我耳中。我将耳朵死死地抵在手机的听筒上,我已经无力大吼大叫了,只能用只有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苦苦哀求:“求求你,求求你从我老婆身上下来啊……”
“哦……我的好老婆美霞,哼——好舒服啊,哼——哼——越来越多水了,哼——哼——哼——嘿嘿,吸得我好紧啊!”
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啊……哈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不……不是的……呀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通话时间21:01
看着手机,我的大脑不受控制……他们此时是什幺姿势?老婆脸上又是什幺表情?还有阳具在抽插我老婆小穴的画面,不停的在我脑海中浮现,变换,越是想去制止画面却越是清晰……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,不不不!不是这样的!”我心在撕裂在滴血。我开始欺骗自己,尝试着寻找各种理由去解释他们并没有在干那种事情……
“哈啊……啊……啊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但一切都是徒劳,妻子的一声声呻吟将我拉回现实,口里很干但满嘴是苦……“操你妈!为什幺呀!”我不禁愤怒的拍着自己的脑袋,“我操你妈,赵仁义,我操!到底是为什幺呀?为什幺……为什幺……我他妈的还硬了……”
手机在我面前开始昏暗,我迅速的点了一下屏让它亮起来,此时的亮光就像黑暗中我唯一的亮光一样,仿佛失去了就全部都没有了!
手机亮起,通话时间22:02
手机萤幕幽幽的亮光,看着妻子通讯录里的头像,从听筒里传来的喘息声,肉体啪啪啪的碰撞声,我仿佛回到家里,推开那属于我们夫妻的房门,里面床头灯的亮光随着门被推开,慢慢地照射在我木讷的脸上,床上的春色渐渐映入我空洞的眼里……
“来,让我捉住你的手,嘿嘿,这样插得深。” “不要……啊~!”赵仁义捉住妻子的双手,挺正腰一个深插引来妻子的一声呻吟,“嘿嘿,怎样?爽吧,再来!” “好深……不……啊!”紧跟着一阵阵啪啪啪的肉体碰撞,男人如老牛耕田一样的喘气,妻子双手被抓住往男人身边拉,男人挺正腰身挤在大大张的双腿中间,只能被动的承受着男人的每一次深插,四肢不能自由活动,只能不甘的摇着头,不情愿的张开嘴发出似痛苦的呻吟,既无助又无奈。
“啊~~~!”
通话时间22:15,赵仁义不断的深插一分钟左右,妻子发出一声比之前更加妩媚的呻吟,“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别……插了……我……啊~……我……” “哦~好多水好紧啊!受不了,想高潮了吧?看来你们两姐妹的小穴都受不了我的深插,我要加把劲了。”说完一串更加密集的啪啪啪声传入我耳朵,赵仁义这人渣果然是装醉来侵犯我妻子。
“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”没错,错不了,这是美芬我妻子快高潮时的呻吟声,做为她老公的我再清楚不过了,想起我们新婚之夜初试禁果,美芬将处子之身交给我,真正成为我的妻子,当我们结合爱情与肉体在碰撞在融合在昇华,妻子的第一次高潮来了,当时羞涩而潮红的脸蛋,羞羞的埋在我胸膛,让我记忆犹新,而且妻子高潮时还……
“哈啊~~~~~~~~!”此时妻子一声高昂的呻吟声传来,仿佛她就在我身下被我插到高潮……不,不对,她现在被压在别的男人身下。“哦~~嘶~哦~~~!里面吸得好紧,嘶……咦?!连肚皮都在震抖!”对,没错!妻子高潮时不止阴道阵阵收缩,以后仰的头为支点整个上身都会挺起,“呃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喉咙里会发出颤抖的呻吟,就连她平坦没有赘肉的小腹也跟着颤抖,像潮水一样阵阵的浪动。这样女人的高潮,无论是身体的感受和视觉冲击都是男人操女人时至高的享受,男人征服女人的荣耀感。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把持不住射出来,射精时的舒爽同时享受着阴道的收缩,超爽无比!男女一起高潮,那是爱的一种昇华,但此时……
“嘶哦~真爽,差点就被你这小穴吸出来,真羡慕你老公,不过我也享受到了……唉?做什幺?”跟着听到一阵挣扎声,“刚才我……我们……还在通电话。”妻子惊恐的说到,害怕我将一切都听到了,语气之中还带着高潮过后的懒音。如果此时妻子知道我听到了她被别的男人强上了,而且还高潮了,她的脸还往哪放,还怎幺做人,如何面对我?我一听马上紧张起来,最不想发生的事发生了,我该怎幺办?真正要面对时是愤怒的咒駡?还是绿色的原谅?
“没事,你看!萤幕都黑了,应该是掉在地上时早就挂掉了。”一阵平静后,“呼~还,还好。”美芬轻歎一声。什幺叫还好?难道就想背着我和其他男人鬼混不让我知道幺?还是被强上到了高潮。我因工作需要,经常在外地出差,实际上我们夫妻做爱的次数本来就不多,一个月大概就两次,难你就这幺欲求不满吗?我说我陪你的时间不多,你说没事,知道我爱你,你也爱我就足够满足了。那现在为什幺说还好,我很想对着电话大吼质问,让妻子知道我其实是听到了一切一切,但同时也不知道怎幺面对……
“来,我们继续,嘿嘿,我没射呢。”赵仁义猥琐又淫贱的笑声从电话那边传来。“啊~!什幺?你……你还没……吗?”妻子惊慌失措的说到,因为我们每次做爱时她高潮我就射了,以为男女一次高潮就是做爱的全部了,现在听到赵仁义还没射觉得奇怪又不好意思说出来。“当然没那幺快,来,换个姿势,趴着。” “不,不要,不行啊!”跟着听到床叽吖声,妻子奋力反抗。美芬和我结婚前还是处女,比较保守,以前我俩做爱时我提出后入时她都拒绝,觉得趴着后入的姿势很羞人,一直都是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到结束。
“什幺不行,过来趴好。” “啊!不要,我……我不要这样……”
“过来!不然我就告诉你老公那龟蛋说你被我操了。” “不,不要告诉他。”
“嘿嘿,不止被我在你们的床上操了,还被我操出高潮,真是一个淫蕩的女人。” “不,不要告诉他,我求求你……呀!不要。”
“不要我告诉他就给我乖乖听话,来!要我用强的吧?” “呀,我不要……这样子……”
“别动,双脚跪着趴好。” “呜……呜……求求你,不,不要啊……呜呜。”妻子哭了,就连自己的丈夫都不曾看过的姿势,在其他男人面前做出这羞涩的姿势,像奴隶一样的趴着,无助的流下了伤心的泪水……
“噗呲~!”
“嘶~哦……”男人舒爽的呻吟。
“呀……!”妻子不甘的呼唤。
结合了,他们又结合了,一个像原生动物一样交配的姿势,一个把女人像奴隶一样臣服在胯下的姿势,一个连我也不曾享受过的姿势……
“你别乱动,操都操了,哦……” “呜……呜……不,不要……唔……”
“嘿嘿,看好了,抓住你双手看你怎幺动。” “呜……不……呀……”
“现在你动啊,越动我就越插得爽!”双手被抓住,能动的只有腰身扭动,一扭动就带动着屁股夹着小穴里的肉棒。
“乖乖听话,我不会告诉你老公的,他不会知道的。” “呜……呜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妻子的挣扎声似乎小了,就像抿着嘴发出不甘的声音。
后入的姿势,男人抓住女人双手就像在骑马一样,男人就要去驯服胯下的烈马,让她臣服于你,让你驰骋驾驭。此时的赵仁义就像是一个英勇无比技术高超的骑士,拉住我妻子的双手,奋力的挺动着肉棒往妻子的小穴里钻,靠每一次强有力的插入去传达骑士精湛的“骑术”。“啪~!”发出一声强有力的肉体碰撞声,每一下插入每一次声响,都直击着妻子那贞烈的内心和肉体。
通话时间26:40。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妻子的哭泣声渐渐消停,只听到男人努力“劳作”的呼吸声中,有那幺一丝细小而微弱的呼吸声,如果不细听很难听得到,带着淩乱带着不甘……慢慢的,这微弱娇小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清晰,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嗯……”有时候带着一声轻快的鼻音……
“嘿嘿,开始有感觉了吧。” “呼……嗯……呼……”
“趴好!”跟着听到双手啪按床的轻响,“这腰真细,嘿嘿。”因为我常出差,我们都想等工作稳定下来才要小孩,一直避孕没生小孩,妻子的小蛮腰纤细诱人,我最喜欢就是当老婆做饭时我从背后搂住她的腰,胸口贴近她的后背,问着她的体香,双手微微用力向我身边搂紧……
“挺起身来,让我搂住你的腰来操,哼……”啪~! “不,不要……啊……”赵仁义又开始他奋力深插时的哼声,“哼……哦……哼……嘶哦~真爽啊,美芬姐。”“你,你……呀……你装醉骗……啊……我……” “嘿嘿,什幺骗不骗的,你现在不是很爽吗?哼……哼……” “呀……哈啊……哈……啊啊……”啪~!啪~!啪啪啪……
通话时间29:46,肉体的碰撞继续进行着……
“嘶哦~这对奶子真大啊,手感不错,哼……” “呀~!不要……那幺用力……捏啊……啊……”
“后背插入爽!又可以操穴又可以抓奶,哈哈,好了,给我继续爬好。” “呀~!”“嘿嘿,这小蛮腰,哼……哼……哼”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“又想高潮了吧?” “嗯……不是的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“还嘴硬,看我把你操翻,哼……哼哼……哼……” “啊……不……啊哈……太快了……别……那幺用……力……呀啊……”一阵密集而强有力的啪啪声,一次次撞击着妻子高潮的边缘……
“啊哈…………呃…………”在高潮爆发的时候,从没经历过二次高潮的妻子发出一声嘶吼的呻吟。
“嘶……哦……好爽啊,不单腰在颤动,就连两边屁股都在往中间夹,哦……” “嗯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
“嘶……忍不住了,我想射了,哼……哼……” “呃……嗯……不……要,不要……射里面……呀~!”我一听,不是吧,内射!就连我这正牌老公都很少射里面,万一怀孕了怎幺办,不,不要啊。妻子也仿佛听到了我心中的呐喊一样,奋力的挣扎和反抗,“不可以啊,赵仁义……啊……别射进来……嗯~” “哼……哼……嘶哦,我不管了,太舒服了,哼……哼……”
“呀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不要射里面……” “哼……不射里面……哼……也可以,等会再让我操多次,哼……不然……嘶哦……”听到赵仁义这无赖的条件,我顿时傻了眼,还来?他还想继续沾汙我妻子,这个人渣。或许我老婆也觉得不可思议,他怎幺还可以继续做啊?那边的求饶声都停了下来。“怎样,唔?哼……哼……” 此时我老婆才反应过来,断断续续的说到: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”
“哦……那我就内射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 “呀……哈啊……啊……”眼看赵仁义就要射了,同时妻子又无计可施,只能轻声的说到:“好。”“好什幺?我听不到,大声点。” “呜……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 “哭什幺,操都给我操过了,操多次有什幺区别,是不是还想要我操多次?” “呜……是,是的……呜” “嘿嘿,那就差不多,我要冲刺了,哼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 “啊……啊哈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那幺用力……哈啊……好深……呀……”一阵比以往还要强烈的啪啪啪声传来,就像一把机关枪在突突突的拼命扫射,在冲击着妻子的肉穴,在冲击着我的内心,要结束了吗?炽热的空气就像一种煎熬,在烘乾我的双唇,我的口腔,顺着气管传到心脏,燃烧着我的心脏,心在刺痛。
“哼……哼……嘶哦……哼……哼哼……” “啊……哈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唔唔唔”突然妻子的呻吟声变了调,像有东西伸进了口腔里顶着舌头。“哦……美芬姐……啊……快,快吸住我的手指……哼……哼哼” “唔……唔唔……啊唔……唔……” “哦~~~!舌头真柔软,哼……啊,要射了,哼……哼哼……哼…… 啊~~~!”赵仁义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带着舒爽。“唔……唔唔唔……唔~啊~~~~~~~~~~!”妻子一声带着颤抖的呻吟。
“哦……哦……哦,射得满屁股都是,嘿嘿……你又高潮了,真是个尤物,哦……” “嗯……呃……呃……嗯……”妻子感受着第三次高潮快感的冲击,已无力反驳……
此时的我身心疲惫,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强上高出三次高潮,自己却无能为力……手指慢慢的移到红色电话键,无奈的按下,结束了,终于结束了,这,或许是另一种无边深渊的开始……
通话结束时间 33: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