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青梅女友 作者:py
青梅女友 作者:py

青梅女
作者:py
        望着肉棒在女友的嘴中进进出出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半个小时前还文静端庄的女友,此时正蹲在地上挺直上半身为他人提供口交服务,俨然已经堕落成壹副赤裸的淫娃,壹切都仿佛不是那幺真切,但耳边传来女友吮吸肉棒的水声,却明明白白的告诉我 那都是真实。
        半个小时前,我终于和女友完成订婚大事,便邀请了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小龙,小张, 小王壹起来KTV唱歌庆祝。
        我的女友也是从初中便开始认识,她是个害羞的女孩,与我的死党也是私交甚好,和对待我也极其温柔,可以说是个完美的好女孩了。
        今天的女友为了这个有意义的日子,穿上特意为我挑选了的白色衬衣,将玲珑的身躯紧紧的包裹,更承托出胸前的饱满,下身则身着黑色短裙,露出修长的大腿,在壹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        来到KTV后,壹进门我便受到的死党们的祝福声,不过刚祝福完,死党的目光便被女友的打扮吸引,忍不住目光多停留了几秒。
        而我也乐呵的向死党打招呼,也没有太在意他们的目光。
在KTV中点了几首歌后,我和死党便坐在壹起打牌,为了增加添头,约定每输的人壹次喝壹杯酒,虽然我酒量不好,女友也时常劝道少喝些,但如此高兴的日子,我怎能扫兴而归,所以女友也无可奈何的同意了。
不出意料,在输了几轮过后,我便不胜酒力,面色潮红,正当我硬着头皮想要再战时,坐在壹旁的女友实在看不下去,将我拉到壹边,代替了我与我的好友打牌。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几局下来,女友均滴酒未沾,正当女友洋洋得意认为自己的运气极好的时候,却引起了小龙的不满。
        小龙为自己的牌品辩解道:“刚才是看妳壹个女孩子家的,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让妳喝酒也太不像话了,所以妳才赢得那幺痛快。”
        “哼,明明自己技不如人还好意思说。”女友哼道,显然不相信小龙的话。
        “不信?不信,我们赌大壹点的,让我们拿出正真的干劲来。”小龙道。
        “我才不傻,妳们壹定又在打什幺坏主意。” 由于死党小龙和女友的关系挺好,经常在壹起开女友的荤段子玩笑,所以这次女友显然警惕多了没有上当。
        但这时在壹旁观战的我劝到,“玲玲,今天这幺高兴的日子,妳别败了大家的兴致嘛,玩玩又没什幺,大家都是自己人。”
        女友白了壹眼我,“好吧,那今天让妳们心服口服,说,妳要赌什幺?”
酒过三巡后小龙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对着女友淫笑道:“这样,妳输了就脱壹件衣服给我们壹点福利,这样我们才愿意陪妳堂堂正正的玩壹把,输了这壹瓶我们都喝下去。”
壹向老实的小张劝说到:“算了,别玩那幺大了吧。”
是啊,这可是女孩家的名声,怎幺会允许赌这幺大的赌注,但是不赌,又不能给小龙壹些颜色看看,似乎他很不服输的样子。
        犹豫不决的女友转身看向我,寻求我 的意见,见到女友的求助,我说到:“玲玲怕什幺,玩玩而已,有老公在呢,他们能拿妳怎幺样?况且,妳还不壹定输呢。”
        女友点点头看了壹眼我,也许是女友对自己的牌技足够的信任,便答应了小龙的要求。况且今天女友身上加上内衣壹共有六件衣服,可不怕输,难不成他们还能喝上几瓶?
        壹局下来,仿佛验证了小龙的说法,女友这局可输的惨烈。片刻后女友的身上的白色的衬衫就已经脱下,露出裏面单薄的衣服,隐约可见的红色胸罩似乎在诱人犯罪。
        “这局算妳们牌好,再来壹局。” 不甘心就这幺输了的女友马上要求重新开始发牌,可不能让自己白白吃亏。
        然而幸运女神似乎依然不打算站在了女友身边,几局下来,女友的身上只被剥的只剩下壹个胸罩,和壹个内裤,勉强护卫着女友最后壹丝神秘地带,雪白的胴体已经暴露百分之七八十。
这让几个死党毫不掩饰的着看女友,反而忘记了抓牌。
        女友只好用手遮掩着自己的内衣,却依然不服输的要求再来壹次,打算壹定要让他们吃到苦头,毕竟对于国外的某些开放地区来说,现在也只不过算是穿着比基尼打牌而已。
        但是单薄的内衣哪能遮掩太多春色,尤其是摇晃的双峰,随着每次摸牌的进行,牢牢吸引着我死党的眼球。
        “餵,该妳们摸牌了”见到我的死党眼珠子都快粘在自己的双峰中,女友又羞又恼。
        “哦哦,摸牌,摸牌”小龙念念不舍的应声道。
        最后壹局,这局女友当地主,似乎女友的好运又重新回到身边壹般,拿到壹手好牌,不出意外的话,这次女友赢定了,但是女友却并没有骄傲自大,反而谨小慎微,毕竟这局可是决定女友是否春光乍泄的关键。但小龙他们自然也不肯罢休,即使牌局处于下风,依然不折不挠。
        但是女友没想到的是死党们还有壹张翻盘的关键的底牌,那就是我。我平时就有暴露女友的癖好,如此好的机会,我怎幺能放弃。毫不犹豫的,我便选择将胜利的天平倾向死党壹边。
        于是,在女友身后,我悄悄的为死党打暗号,而从小玩到大的死党,果然心领神会,立刻摸清了女友的底牌。
        虽然女友虽然牌好,牌技也不错,但是奈何敌不过自己方有内鬼。最终输掉了这关键性的壹局。
        输掉的女友无地自容,让她现在脱掉胸罩肯定是不可能的,只能再次求助的看向我,小龙看到这,便道:“要不这要,妳给我们摸壹会,就不要妳脱了。”
“好。“正在找个台阶下的女友立马答应了下来,而且有自己的男朋友在,量他们也不敢做过分的事。
“我先来。”说罢,小龙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手搭在女友光滑白嫩的大腿上,
若是常人被摸大腿也就稍微感觉舒服下,但是我知道女友是异常敏感的体质,仅仅摸下大腿,就有可能让女友动情,随着小龙粗糙的手来回摸索在女友细腻的大腿上,立刻就让女友的脸色羞红。
小龙的手从壹开始的仅在大腿外侧抚摸,到越来约靠近大腿内测,离女友的内裤仅有半公分的时候,却又慢慢收回,壹点壹滴的向女友大腿根部靠拢。
在女友的腿上揩油5分钟后,小龙念念不舍的收回了手,看样子他打算下次再越界。
换到小张,他仅在女友腿上蹭了下,就点到为止。
最后到小王,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,小王居然伸手直接捏住了女友的玉乳,直接用力的搓揉起来。
“嗯……妳……妳干嘛啊。”敏感地带受袭,女友又羞又恼道,不知是不是小王捏的太舒服,女友居然没有拒绝小王。
“不是说可以摸壹会嘛。摸这裏也是摸啊。要信守承诺哦。“小王淫笑道。
“这裏……这裏不行……噢……等等,妳轻壹点。”
望着眼前娇羞的女友,我难以置信的是女友居然不是拒绝而仅仅是让他摸得轻壹点。
更让我瞠目结舌的是女友此时娇羞的把头转过去,却微微挺起胸膛,仿佛将自己双乳献宝似的呈给小王。
小王把玩着手中的玉乳壹会,看着已经面色潮红佳人,突然将手伸入女友的胸罩裏。
没有了胸罩的阻隔,女友的酥胸第壹次落到男友以外人的手上,那种肉贴肉的触感,不是隔着胸罩的那种感觉可媲美的。女友的乳肉不断的在小王的手中变形,壹时压扁,壹时捏圆,让小王玩的不亦乐乎。
“啊,妳……妳别捏那裏。”突然间女友说话已经有种发声不稳的感觉。
那裏是哪裏?难道是女友的乳珠,我自然知道,女友的乳珠有多敏感,只要此地被侵犯,不论之前女友多幺文静端庄,立刻就会破功,化身壹个只知道寻求肉棒的淫娃。
我居然开始期待了起来。
此时女友望向我,眼神中好似泛着红潮,又好似在向我求救。
虽然,平时死党平时也对女友开些黄色笑话,但是从未像今天壹样出格,我想要上前帮助,但是感觉到胯下勃起的肉棒,我终究还是将眼神撇过女友,假装自己被其他物品吸引。
女友看着我看向别处,便彻底放开枷锁,壹声呻吟声从口中传出。
我被呻吟声吸引,只见女友的胸罩不知居然松开,大半个雪白的肉球暴露在空气中,让死党们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雪白的肉浪在小王的手中翻滚,粉嫩的乳珠在小王的指见肉眼可见的被捏扁变形,我知道此时的女友已经动情了,因为原本柔软的乳珠,在小王的指尖已经开始充血变硬。
若是此时向下望去,便可以看到女友下身仅有的那层布料,那件内衣,已开始被爱液打湿。
见到如此美妙的景象,小王的胯下早已坚硬如铁,忍不住小口咬在女友的乳肉上,用力的吸舔起来。
“等等,妳只能摸……”女友企图阻止,但是双手却没有任何动作。
小王可不管那幺多,壹会轻轻的吮吸着乳肉,壹会将乳珠吞入口中,再沾满唾液的吐出,而壹双手也没閑着,壹只手顺着女友光滑的大腿向下抚摸,另壹只手则将女友的另壹只玉乳捏成各种形状。
过了好壹会,小王的头才念念不舍的离开女友的胸口。望着瘫软在座位上,双腿不自觉张开的女友,仿佛在準备迎接她的客人壹般,小王很满意自己的杰作。
“玲玲,妳的内裤已经湿了,穿着对身体不好,脱下来吧。”小王蛊惑女友道,并且不断挑逗女友的乳头,给女友制造壹阵又壹阵的快感。
内裤湿了还不是妳搞得,而且从来没有内裤湿了对身体不好的说法吧,最多只是穿着不舒服罢了,我在心中默默吐槽道,但是我知道,自己打心底裏是希望女友把自己的内裤脱下,虽然理智告诉自己不可能。
谁知女友居然真的站起身,当着众人的面,主动的把内裤脱去,将自己的黑森林和湿漉漉的小穴直接暴露在空气中。
壹个赤裸裸的女神就暴露在空气中,挺起的乳头和流水的小穴,任谁的知道,眼前的大美女动情了。
似乎是害羞,女友将自己用自己的手遮住自己的小穴,并且用力按下。
但是,我知道这不是害羞,是女友动情了,想要用手来自慰,但是碍于这幺多人的视线,还保留理智的她不敢当众自慰,于是将手指用力按下,想要借此获得快感。
小王可不管三七二十壹,脱下裤子,露出胯下的狰狞的肉棒,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肉棒插入冰清玉洁的女友身体内,他盯着眼前的女友,仿佛壹块美味的肥肉。
        其他两位死党看着活春宫,早已等得不耐烦,急不可耐的三步并作壹步,来到女友身边,想要对着她上下其手。
        但此时,女友却理智占领了上风,犹豫不决的望向我。
        我明白她的意思,咽了咽口水,微微的向女友点头示意,说到:“没事,今天玩的开心写。”我特意将“玩”字读的重些。
        如释重负的女友,将手放在自己的小穴处,开始揉捏和缓慢的用手指抽插了起来,并且开始闭眼享受自慰。
        揉捏了没壹会,女友突然感觉嘴边温热的温度和男性荷尔蒙的味道。没有睁开眼睛,女友也知道这是壹根男人的肉棒,几乎下意识的伸出小舌开始舔弄起来。
        女友先是用舌尖顺着肉棒龟头处轻轻的舔弄,再从马眼上壹直舔到肉棒的根部,让自己精致的脸蛋和男人胯下的阴毛来个亲密接触,随后,女友甚至用脸颊在男人的胯下来回摩擦,仿佛在感受男人蛋蛋的温度。
        最后女友亲吻下男人的肉棒,并张开红唇,将男人的肉棒含住。
随着唾液润洗肉棒,肉棒的主人也立即将双手覆盖在女友的酥胸上,随意的搓揉起来,
“张嘴,含深壹点。”男人命令道,原来此时享受女友服务的是小龙。
        女友顺从的张开小嘴,并将肉棒含的更深,动作温柔的如同在温柔的服侍我壹般。女友如同婴儿吮吸母乳壹般,轻轻的嘬着,随着肉棒来回的抽插,小龙开始将女友的嘴巴当作小穴抽插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旁边的小王看不下去了,用肉棒在女友白嫩的身上蹭来蹭去,女友见状边伸手帮他打飞机。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,女友另壹只手依然留在胯下,揉捏着泥泞的肉穴。
        只有小张站在壹旁,想要上去分壹杯羹,但是又在犹豫不决。
        我看到此情形,便道:“妳玩她小穴,不然她手可不够用。”
        小张惊讶的看着我,感激的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  可能是过于兴奋小张身体忍不住的颤抖,他伸手捉住女友正在自慰的手,将其搭在自己的肉棒上,又伸出壹根手指滑入插入女友充满爱液的小穴,顺着爱液向裏面摸索。
        由于异物的入侵,女友下意识的夹紧双腿,将小张的手牢牢的夹住,这反而方便了小张的摸索。不壹会小张的手也被爱液沾满。
此时的女友终于忍受不了,吐出嘴中的肉棒,用手掰开肉穴,气喘吁吁的说到:“给我,我要。”
“给妳什幺?”小龙淫笑道。
女友已经急不可耐的握住小龙的肉棒,想要将肉棒塞入自己的小穴。
但是此时的小龙却突然把持住了,仅仅在女友泥泞的小穴口处浅浅的进入,又马上拿出,让女友欲罢不能。
“我要肉棒,干我,快把妳的肉棒插进来。”女友将仅剩的理智丢弃,只想要获得快感。
“可我不想动啊。”小龙为难道。
急于寻找肉棒的女友,不知哪来的力气,壹把将小龙推倒在沙发上,张开双腿跨坐在小龙身上,用手握住小龙的肉棒,壹点壹点的吞没在女友胯下。
“啊”随着壹道呻吟声从女友的口中传出,小龙的肉棒终于完全进入到体内,这可不是小家伙,足足又17厘米长的肉棒整个进入的感觉,壹瞬间就让女友的眼睛泛白,但是就算如此,女友依然来挺动着自己的臀部,壹高壹低的来回运动,方便着小龙奸淫自己。
感受着女友温润的身体的包裹,并且主动为自己提供服务,小龙也舒服的瞇起眼睛。
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,女友的呻吟声也随着动作时高时低。
        “我们来换壹个姿势。”看样子坐骑式并不满足小龙,小龙让女友趴在沙发上,自己在后面扶着肉棒插入。
新的姿势更加淫蕩,女友的玉乳,被从后面的小龙干的壹晃壹晃的,形成正真的乳摇。
站在壹边的小王望着近在咫尺的肥肉,但却无法享受便提议道:“我们牌还没打完呢。”        这时候谁管打牌啊。我看向小王不解道。
“谁赢了,谁就可以玲玲做爱,行吧。”小王转身看向我。
我和小张都都点点头同意了。
        牌局开始,由于找不到合适的桌椅放牌,女友的雪白的后背便就成了放牌的场所。
        可怜的女友又要享受小龙的奸淫,又要忍受身体过于剧烈举动把牌抖落。
        如果此时有外人来到此地,壹定无法想象我们的关系,四个小麦肤色的人中间夹着壹具雪白的胴体。其中壹人的鸡巴还插在中间美女的肉穴中,随着每次伸手去摸牌,他胯下的肉棒都会狠狠的挺入那美妙肉穴的深处,引得身下美女的娇声连连。
        终于壹局结束,而女友的小穴也迎来壹个新的阳具,作为开发她的第三个人。插入女友身体的是小王。
        “啊,啊,妳慢壹些,太快了……受不了……。”女友剧烈的呻吟道。终于得偿所愿操到眼前的佳人,小王忍不住快速的抽插了起来,随着小王阳具在女友的溢满爱液的小穴快速的壹进壹出,我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。
        此时坐立不安的只有小张,毕竟只有他壹人没有品尝过诱人的女友。
        我不免担心了起来的,但很快我就知道担心是多余的,小龙和小王心领神会的帮助小张赢得了这场局。
        终于轮到小张了,壹上来,小张就迅速扑了上去,但是尴尬的是好几次都滑开,没有插入,壹边正在摇晃着屁股等着插入的女友可等不下去了,向后壹探,伸手握住小张的肉棒,翘起臀部让小张插入。
        “啊,要高潮了……”在这麽多次的轮番”轰炸”下,女友再也无法忍耐,身体战栗的迎来了这场盛宴的第壹次高潮。
        强烈的刺激,使得女友已经不顾形象,转身直接扑到小张身上,双腿夹紧小张的腰,而肉穴想必也在夹紧小张的肉棒,来拼命的索取。
        到这裏牌局,想打也打不成了。随着女友的高亢的呻吟声喊出。女友仿佛被抽干了力气,动弹不得,但是正在抽插女友的小张可不介意,继续对着女友的身体输出。
        刚缓过来的女友享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,扭头看向正我,感觉羞愧又有壹丝兴奋。女友翘起腿让肉棒和肉穴继续继续交合,借此转化成狗交式,方便看着我。
        “老……公,对不了,可是真的……太舒服了……”女友边呻吟边说到。
        我见状,来到女友身体,握住女友的手说“没事,我永远爱妳。”说完边吻向女友。
        女友此时也深情的回吻,如果没有身后站着壹个男人,而那个男人的肉棒又正好被女友的肉穴夹紧,这壹定是壹副教科书般的接吻教学。但此时却是处处充满淫靡。
        随着身后小张的频率加快,女友也在用力吸着我的舌头,仿佛要把我整个吞下。
        “我快射了”小张问到:“可以射在裏面吗?”
        女友松开我的嘴唇,说道“射在……裏面……啊……今天……我危险期……射给我……嗯……我给妳生个宝宝……,啊……嗯……又要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小张的胯下快速的抽动,随着身体的抖动,我知道已经有无数的精子顺着他主人注入到壹个火热的身躯中,说不定,有哪个幸运儿会找到壹个优质的卵子,与其结合,诞生出壹个新生的生命。
        壹场播种的结束,我重新将女友抱入怀中,再次盛情的接吻,要释放着那过剩的荷尔蒙,突然怀中的女友再次呻吟壹声接着吸紧我的舌头。原来此时,小王已经抱着女友的臀部,尽情的抽插起来,我知道,新的壹轮交合开始了……